1. 首页
  2. 行业动态

字节To B变打法,原飞书产品端负责人徐哲离职

Taosaas获悉,字节跳动旗下在线办公产品“飞书”的产品端负责人徐哲,已经于今年2月底离职,目前徐哲计划在电商SaaS工具领域创业,“和不少投资人接触过,最后拿了真格的钱。”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对36氪表示。
徐哲此前负责飞书的 IM(即时通讯)、日历、开放平台、企业管理后端等产品模块,目前由新上任的飞书负责人张楠接管。今年3月,字节跳动宣布新的高管任命,原西瓜视频总裁张楠担任“飞书”负责人,向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汇报。
有飞书员工表示,徐哲的离职对飞书影响不大,因为飞书产品采取的是模块化管理体系,“徐哲只管 IM,其他诸如飞书文档、音视频、邮箱,有专门的负责人直接汇报给高层”。
徐哲于2018年 1 月加入字节跳动,那是飞书筹备对外的关键时期。2018 年以前,飞书(当时叫 Lark)仅仅是一款在字节内部使用的协同工具;2018 年,Lark 开始邀请外部伙伴试用;2019 年 4 月,Lark 正式在国内外上线,并在国内确立命名为“飞书”。
加入飞书以前,徐哲为连续创业者,他较为知名的创业项目是在 2009 年创立的时间任务管理软件 Doit.com,与2015 年成立的邮件协同工具 Rush,而他创业时期倡导的极简流程、多任务协同、跨平台同步等理念,都有些许体现在飞书的产品内。
在Lark(飞书)的早期发展中,徐哲起到了关键作用。外媒 Information 曾曝出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图,在 Lark 早期的汇报线,徐哲为 Lark 产品端负责人,与字节跳动技术总监梁汝波、商业化变现(monetization)负责人吴玮杰共同向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汇报。

01

出海遇阻

字节做“云”尚无定论

在徐哲、谢欣的主导下,Lark 在早期主推海外市场,对标的是谷歌旗下 G suite 套件,形成了一套 Office 365 式的“全家桶”软件方案。当中出海、付费、套件式的产品策略,均由徐哲参与制定。
一位熟悉徐哲的飞书员工称:“徐哲对飞书出海抱有很大希望,尤其是进入北美市场,他对美国的企业服务公司非常熟悉,有什么新的To B模式都能如数家珍。”2019 年3 月,字节跳动在新加坡成立 Lark 子公司,其官网信息显示,Lark 计划面向美国及其他海外市场推出企业办公套件。
但字节跳动在美国遭遇的政策挑战,让徐哲原本规划的 Lark 出海之路受阻。
从 2019 年10 月开始,抖音海外版 Tiktok 在美国收到多项诉讼,涉及过度搜集数据、侵犯隐私/版权等行为,这直接影响到同属于字节跳动旗下 Lark 的北美推广。
“本来Lark在北美规划了很多的商业动作,但 tiktok 吃官司后,很多业务拓展只能按兵不动。”一位飞书内部人士对 36 氪表示。
海外被迫受阻,Lark 开始在 2019 下半年以“飞书”之名转战国内,并直面阿里钉钉、腾讯企业微信等巨头玩家,此时徐哲的打法思路,与字节高层出现了一定差异。
“徐哲认为,字节不能只做 IM(即时通讯),这样太没有竞争力了,一定要做‘云’,然后在打法上协同规划。”上述人士对 36 氪说。此前,字节跳动曾传闻进军公有云领域,但随后被官方否认。
据 36 氪了解,字节跳动确有过进军云计算的团队和计划,但该业务在内部优先级不高,对于以什么模式做“云”,内部也尚无明确定论。
放在眼下,徐哲对“云+IM”的执念,已经是阿里、腾讯在 To B 领域的现实打法。
2019 年 6 月,曾经是独立事业部的阿里钉钉,被宣布合并至阿里智能云;今年 6 月,阿里智能云总裁张建锋称,钉钉将与阿里云深度融合实现“云钉一体”,直白来说,就是拥有更多用户量的钉钉冲在前锋打客户,阿里云在后端提供更深入的商业化产品与服务。
腾讯的动作也类似,虽然企业微信与腾讯云所属的 CSIG(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)尚不属于一个部门,但在腾讯CSIG 总裁汤道生接受 36 氪专访时,曾多次表示云与企业微信的协同效应近年来已明显提升。“云和微信的合作模式已经跑通了。”汤道生曾说。
多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向 36 氪表示,字节在 To B 积累太少,高层有时也无法判断什么该做或者不该做,“谢欣在内部分享时也提到,字节没做过 To B,经验是不够的。”再加上徐哲加入字节时间较晚,所以不论从高层支持、跨部门资源协调等层面,徐哲的很多想法和动作都得不到足够支持。
一位飞书内部员工对 36 氪说,今年疫情期间在线办公需求猛增,原本以为字节会用 C 端流量扶持飞书,但最后并无相关动作。而腾讯在疫情开始后,在微信群聊-语音通话-拉至最下方加入腾讯会议入口,通过微信导流,使得腾讯会议这款仅上线五个月的产品,日活迅速达到千万。

02

飞书下一步:

做大客户、聚焦三大行业

在企业服务领域,要不要免费,做不做大客户,以及重点进入哪些行业,是每个To B企业需要选择的路径,这将影响公司在之后的产品策略、销售打法与团队构成。
同样,这也是2019 年飞书将重心转回国内后,亟待解决的三个命题。
第一个问题已经有了回应——疫情期间,飞书宣布免费;而后两个问题,在今年 3 月飞书新一任负责人张楠履职后,逐渐有了答案。
据 36 氪了解,飞书在 6 月确立了新的战略规划:首先,在客户类型上,着重发展大客户,由商业化负责人吴玮杰执行;其次,在重点行业,飞书将聚焦在互联网、科技、媒体三大行业。
在飞书团队看来,做大客户除了在产品二次开发上获得收入以外,更有助于用户数量的快速积累。今年 2 月,飞书曾签下华润集团,短时间内增加了华润 40 万员工的注册量。
此前,飞书并没有重点针对的行业类型——早期飞书的官网案例,客户跨度包括源码资本、北京师范大学和同性社交平台蓝城兄弟。而在今后,飞书在行业与客户类型上会更聚焦。一位飞书员工对 36 氪表示:“原来飞书有一些大而全,想把各种客户都服务好,现在就想聚焦在互联网。”
小米是飞书在今年 5 月签下的最新标杆客户,此前小米内部沟通使用的是微信和米聊,根据飞书内部员工对 36 氪透露,之所以能撬动小米 2 万名员工使用飞书,是因为“雷军对飞书很满意,觉得体验很好。”
不过,对于这种行业划分方式,也有飞书员工表示不解:“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区别是什么?飞书已经入场晚了,铺互联网客户还来得及吗?”
对于飞书来说,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。
从付费软件变成免费,意味着飞书要像钉钉、企业微信那样,找到自身在集团内的战略定位。在阿里,钉钉可以和阿里云协同打客户;于腾讯,企业微信是对微信体系内私域流量的兜底,但对于飞书来说,如何跟字节跳动短/长视频等主营业务板块形成联动,仍未有一个具体的方向。
行业对飞书的打法仍有期待,在钉钉、企业微信齐喊私域流量的今天,借助 C 端优势打 B 端客户,是今年企业服务领域最流行的打法,字节跳动坐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的成功先例,如何将这部分的用户增长经验复制进飞书,也是前西瓜视频总裁、现飞书负责人张楠眼下的目标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Saanet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aosaas.cn/2020/07/01/%e5%ad%97%e8%8a%82to-b%e5%8f%98%e6%89%93%e6%b3%95%ef%bc%8c%e5%8e%9f%e9%a3%9e%e4%b9%a6%e4%ba%a7%e5%93%81%e7%ab%af%e8%b4%9f%e8%b4%a3%e4%ba%ba%e5%be%90%e5%93%b2%e7%a6%bb%e8%81%8c/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